重庆云阳县人民医院救护车司机驾驶救护车在急救通道被阻发生冲突一事发生在2013年10月26日,几年过去了,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多次查询,均只查到对救护车司机的刑事判决,判决书中提到张某致救护车司机田某轻伤二级,却查询不到对张某的任何判决。田某的轻伤就不是轻伤?张某是何背景,以致选择性办案?
前有在案犯张某以政审最高分考上公务员,现有致人轻伤的嫌疑人移动员工张某逍遥法外,何人在十八大后继续干扰司法公正?云阳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关于救护车司机田某的判决链接:

现场视频:


附上判决全文:
重庆市云阳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4)云法刑初字第00075号
公诉机关重庆市云阳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田某,男,1970年11月20日出生于重庆市云阳县,汉族,初中文化,驾驶员。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11月19日被云阳县公安局抓获,2014年1月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李钦白,重庆龙脊律师事务所律师。
重庆市云阳县人民检察院以云检刑诉(2014)4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田某犯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3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经被告人田某同意,本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实行独任审判,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重庆市云阳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周维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田某及其辩护人李钦白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13年10月26日17时许,被告人田某驾驶云阳县人民医院救护车在云阳县人民医院急诊室门前倒车时,与站在此处打电话的被害人张某发生冲突,在二人追逐扭打过程中,被告人田某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式水果刀将张某刺伤。经重庆市云阳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张某的身体损伤程度系轻伤。
2013年11月19日,被告人田某主动到云阳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另查明,被告人田某在本案中被张某伤至左侧鼻骨骨折,其身体损伤程度经重庆市云阳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轻伤二级。案发后,被告人田某及被害人张某均在云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二人的医疗费已由云阳县人民医院垫付。
上述事实,被告人田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无异议,并有报警案件登记表、受案登记表、抓获经过、相关强制措施文书等书证,云阳县公安局关于田某投案自首的说明,被告人田某的供述,被害人张某的陈述,证人邬某甲、邬某乙、谭某某、江某某、熊某某的证言,云阳县公安局调取证据通知书及接受证据材料清单,云阳县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田某病历,张某病历,情况说明,现场辨认笔录及照片,辨认笔录及照片,云阳县公安局扣押决定书及扣押清单,办案说明,现场监控视频,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及鉴定意见通知书,户籍信息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田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的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受刑罚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被告人田某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田某及辩护人提出田某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该辩护意见符合查明的事实及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
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田某系初犯,当庭自愿认罪,认罪态度好,被告人田某所在单位云阳县人民医院已支付被害人医疗费用,可以酌情对起从轻处罚。该辩护意见符合查明事实及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田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田某是在履行职务的过程中与被害人发生纠纷进而引发本案,被害人张某具有重大过错,建议对被告人田某免予刑事处罚或适用缓刑。经本院审查认为,被告人田某与被害人张某发生纠纷后均未能冷静处置而是相互殴打,被害人张某对于案件发生具有一定过错,但被告人田某持刀致伤被害人张某,其犯罪情节并非轻微,不能适用免予刑事处罚的法律规定,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综合全案事实及量刑情节,对被告人田某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根据被告人田某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认罪态度、悔罪表现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等,本院依法对被告人田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对其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田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代理审判员  姜宇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余洋